新加坡教育部长增强华文学习趣味激发孩子兴趣

中新网12月9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日前,新加坡教育部长王乙康出席“海外华文书市”(BookFest)开幕式时指出,母语(华文)学习的发展已经来到交叉路口。如今,许多学生在家都与父母说英语。要增强华文学习的趣味性,才能激发孩子的学习兴趣。

“放眼未来,我们需要确保华文是活学活用的,我们不能以传承文化作为激发孩子学华文的原因,这对孩子而言太过沉重了。我们必须让孩子发觉,学习华文与文化是有趣且实用的。”王乙康说。

“加强和铁路、交通运输等部门沟通协作,帮助职工特别是农民工解决春运返乡中遇到的问题。”张苏仲说。

“不要瞎喊口号,不要煽动民族情绪,不能狭隘地说用华为就爱国,不用就是不爱国。华为产品只是商品,喜欢就用,不喜欢就不用,千万不能煽起民粹主义的风。”

内外部矛盾激化的2019年,他说了比过去30年都多的话,承受了比其他企业家多得多的高光、重压与流言。

2019年最后一个月的任正非经历了魔幻的两极世界。勇士变恶龙,英雄成公敌。

3天内,华为最大美国供应商伟创力全球停产华为设备,总价值约7亿的物资扣留不发;

6天内,英特尔等至少9家华为重要合作商遵照美国禁令逐步实施封锁;

狱中的孟晚舟突然理解了父亲那些老掉牙的艰难苦恨。被禁足半年后,她在给华为全员的公开信中写道:“我,从未有机会如此紧密地与18.8万华为人联接在一起。”

FBI、商务部、白宫等美国公器全上阵。从基础元件、存储、芯片到操作系统全面断供。美国举国之力围剿华为的节点,正好在春季发布会前后,伟创力等皆为华为旗舰机核心供应商。

最终,他几乎以一己之力把妖魔化的华为变成人尽皆知的全球领先通信巨头、不靠北美市场依然能称雄的世界第一,把“任正非”这个符号变成西方语境下“一个为观念而战的硬汉”(时代周刊)、一个被特朗普全力攻击的“苦难英雄”和他值得同情的东方新世界。

从2018年12月1日在加拿大被捕至今,孟晚舟的丈夫、女儿、母亲和妹妹以及中国驻温哥华领事等都得以探望和陪伴她。只有任正非因来自美国方面的压力无法亲往见面。

他开始大段回忆女儿小时候的成长趣事和自己极不称职的父亲角色。“我年轻时公司处于垂死挣扎中,经常几个月很少与小孩有往来,我亏欠她们。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小孩。”

任正非的第三战场,是媒体摄像头。

标普称,如果罗马尼亚政府不能让包含新养老金计划的预算成功实施,罗马尼亚宏观经济和财政稳定将面临风险。

如果特朗普批准,我想去加拿大(探望孟晚舟)。

2019年10月25日,任正非75岁生日。万里之外的孟晚舟只能以家书为父庆生。

2019年12月,孟晚舟被软禁异国整整一年。不久前接受美国CNN采访时,身为人父的任正非罕见地表露私情:

2019年1月28日,美国司法部以银行欺诈等23项罪名起诉华为。同一天,联邦调查局(FBI)突袭搜查加州华为实验室。

30天内,谷歌中断向华为提供未来Android更新版本,亚马逊日本停售华为,微软撤销华为Windows许可证,Facebook停止让华为预装其程序,联邦快递接连耍流氓。

“我肯定地回答你,在没有美国供应的情况下我们也能继续高速发展。华为不需要美国撤销实体清单。但是,我们永远愿意与美国公司合作,永远拥抱全球化,我们不会走封闭道路。”

截至2019年12月,微博上关于任正非的话题超300个,百度沸点2019十大年度人物中任正非是唯一上榜企业家。

在华为33年创业史中,他经历过夫妻离异、爱将反目、母亲亡故、企业濒死、飞机迫降等无数危急时刻。2019年并不是最凶险、离死最近的一年,但注定是牵动最广、责任最大、各种光环、压力与流言最猛烈的一年。

实际上,孟晚舟被捕前正准备辞去华为首席财务官(CFO)的职位。

CFO在欧美企业中历来是CEO最有力的接班人选。然而到了任正非这里,孟晚舟被认为是没有技术背景的支线战将,

“2019最佳辩手”当之无愧。

加拿大被捕彻底改变了父女之间的关系。

据介绍,全国总工会日前已发出《关于2020年元旦春节期间组织开展送温暖活动的通知》,要求各级工会在2020年“两节”期间继续开展送温暖活动,积极帮助困难职工家庭解决实际困难。活动从2019年12月16日开始至2020年春节结束。(完)

听上去简直有社交恐惧症。

“(5G)技术是不是可以许可转让给西方国家?可以,不是部分,是全部。”“全球化的经济基础是相互依存,不能孤立存在,我们永远拥抱美国公司。华为的理想是‘为全人类提供服务,努力攀登科学高峰。’”

今年说了比过去30年都多的话

“无论眼下面对多大的困难和压力,我的内心都能依然坚定。”

华为创立31年,前30年任正非有记录的采访两只手数得过来。任正非对此的解释是

标普预测,罗马尼亚经济增速今年将低于4%,并将在今后两年走低。此外,今年罗马尼亚财赤率或达到4.3%,明年可能为4%。

“(中国)现在还有几千万人没有脱贫,如果我们要对美国让出更大贸易条件,那就是拿穷人的钱去换取孟晚舟的自由……从良心上过不去。”

今年上半年,任正非数次让华为全员多看看《重庆谈判》《芷江最后一战》这几部英雄作品。美国禁令后几个月,华为少壮派们嗷嗷叫着写“血书”要上前线,办公室里行军床摆开,员工家属频频发“劳军信”,“嫁人要嫁华为男”从揶揄变成一种自豪,连外卖小哥都在员工的外卖单上写着“华为加油!”

中兴被制裁后的人心动荡给华为提前上了一课。3月,任正非带领徐直军、郭平、余承东等高管举行“军团作战”誓师大会,震天响的口号中鼓励全员要打赢这场翻身仗!4月,华为踩点发布史上第一份季报,手机发货量一举超越苹果坐稳全球第二;5月宣布海思芯片“转正”;6月以201万年薪打响天才招募计划;7月任正非把一架千疮百孔的战机做成战旗,号召全员“为战胜美国一起战斗”;8月发布鸿蒙;9月Mate30刷屏……

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退休前有一次接受采访,提及任正非时说:他比我敢冒险。

王乙康认为,目前婴儿至四岁幼儿的华文学习还有加强空间,而这需要家长的支持,在家中营造一个双语环境,让孩子通过对话、书籍、歌曲与多媒体材料等接触双语。(胡洁梅)

“全总将安排专项送温暖资金8590万元,用于送温暖走访慰问;并提前下拨3.9亿元中央财政专项帮扶资金,用于困难职工生活保障。”张苏仲说。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别人两三年肯定追不上华为。能把5G基站和最先进的微波技术结合起来,世界上目前只有华为能做到。到时不是这些国家禁止华为5G,而是求华为把这种5G卖给它。”

像孟晚舟案一样,华为把是非交给法律。不料激起更大非议。

被捕入狱第二天,孟晚舟就托丈夫递了一张纸条给任正非:爸爸,所有矛头都是对准你的,你要小心一点。

自己“无能”――不懂技术,不懂财务,不懂管理,觉得还是少出来丢脸。

湖南长沙,“捅刀王”伟创力扔下一座刚刚交付、年产1亿台华为设备的超级工厂。

面对各怀心意的外媒和暗藏机锋的提问,任正非的每个语气、每个遣词造句都被逼成外交官级的拿捏。

“我本来都准备退休了,可能因为美国总打压我们,让我产生了动力。”

真实的任正非或许远不如看上去那样强悍。

“我们有信心,我们没有犯罪,相信加拿大的法律可以让我们打赢官司。”

业界曾有个段子,某外国记者为了采访任正非等了十几年,最后等到快退休了,抱怨采访任正非比见国家领导人都难。

任正非没有时间儿女情长。

粗略统计,华为今年接待的来访媒体超3000人次,任正非接受的访谈和发表讲话近50次,平均每周一次。至少能整理出两本访谈集。

任正非紧急宣布华为进入战时状态。其后几个月,他上演了几乎教科书级的企业自救:

今年6月,全球唯一具有大规模全系列手机结构件及整机设计制造解决方案、纳米注塑技术全球第一、金属构件出货全球第一、3D玻璃/陶瓷制造国内第一的“隐形代工巨头”――华为在深圳龙岗的近邻比亚迪,全面接手伟创力长沙工厂,竭力保证华为供应链产能无虞。

拍桌子、被骂、通报批评,孟晚舟被捕前在华为干得很不高兴。任正非在她委屈时只会来一句:“过去的发展可能太顺利了一些,受点委屈就受不了。”

最近公布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显示,新加坡学生对阅读的兴趣有所下降,王乙康表示这不难理解,因为现在的孩子有更多活动能参与。新加坡教育部将与各方协作,让孩子保持良好的阅读习惯。

没有意外,孟晚舟要在温哥华度过第二个中国春节。

5月16日,华为被列入美国商务部实体清单。

“没有同理心的华为让人害怕”“再拿爱国主义宣传只会觉得恶心”“任正非的剥削面目正在揭开”“可以把你捧成英雄,也可以把你踩在脚下”……

在此后任正非的过境差旅中,任太太整晚不睡觉。她不安地等着丈夫过境国家的信息,“出境了吗?起飞了吗?开完会了?……”

他遭遇了大量诋毁和口水,却因此获得久违的冷静。

内缩阵线,外搬救兵。

任正非操刀,华为数月内裁减48%的研发部门,关闭几乎所有非主线无法称雄的产品,全部工程师投入主航道研发,打主力战、尖峰战。

过去一年,他努力保持自己的言行方寸和情感意志不被摧垮。在深夜接到电话后默默流泪;回答某些问题时会盯着负责公共关系的华为副总陈黎芳和媒体关系助理,她们点头才可以继续说。[1]

“永生永世不可能做接班人”。

危难关头,国产出手。

2019年,“社恐患者”任正非很可能说了比过去30年都多的话。直播、群访、闭门会、咖啡对话连轴转,美日英、法德意、瑞芬挪、拉美西、中东非洲阿拉伯的媒体来者不拒。

“但与此同时,随着区域蓬勃发展,掌握华文有助于年轻人在职场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形成一种竞争优势。在环球化社会的背景下,我们更须掌握母语以扎根文化,建立更强的国家身份认同感。”

“华为处在危亡关头,全员进入战时状态”

任正非曾经患过抑郁症,以前觉得活不下去的时候就给孙亚芳打电话。孙亚芳去年辞职了,没人知道任正非现在找谁当心理辅导员。

以前的华为被西方视为“恐慌”和“威胁”,是窃取机密的“中国政府特务”,是以技术垄断挟制全球电信业的东方怪兽。

人们习惯了任正非的硬汉形象。连舐犊之情都成为奢侈。

任正非自己不甚害怕。他想过如果当时和孟晚舟同时被捕,“我刚好陪她聊聊天,她就不会那么孤独了”。

至于以前与女儿“一年也不打一次电话或发一个短信”的任正非,如今成了唠叨老头儿,有空就打个越洋电话问候几句,有时转给孟晚舟一些网上好笑的故事。

即便如此,在孟晚舟戴着电子脚链、在保安公司严密监控下被软禁的近400天中,任正非没有选择与加拿大和美国方面进行私下谈判。

“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小孩”

“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企业安装后门。华为是一个独立的商业公司,当面临要侵犯客户利益的时候,我宁可关闭公司,我把公司卖给你!也不会被利益驱使去做不该做的事。”

今年11月,华为“李洪元事件”曝光,这位因30万离职补偿款问题遭华为举报而被拘押251天的前员工,让华为遭到反转性群众倒戈。

▲美国司法部起诉华为

面对美国的封禁,任正非首先是一个企业管理者,而后才是父亲、丈夫、年逾古稀的老年人。

在高密度的四五十场访谈中,任正非抓住一切机会反复解释华为网络安全保障与绝不危害客户的运营独立性,反复阐释华为合作共赢、包容开放甚至愿向西方开源5G技术的市场姿态,反复宣传华为在5G专利与基站建设上的绝对优势。

此外,在职工福利和生活保障方面,全总根据《基层工会经费收支管理办法》,组织基层工会向职工会员发放适量的节日慰问品,保障职工的正常福利并推动完善职工福利制度;对节日坚守岗位的一线职工组织文化活动,丰富节日生活。

美国供应商撂挑子后,华为高层迅速造访全球最大晶圆代工厂台积电,后者公开表态“不会改变对华为出货”,这在关键时刻为华为海思赢得了时间。

以失去自由为代价,他给华为带来的公关效应无法衡量。

做好农民工维权服务工作,是2020年“两节”送温暖主要工作之一。张苏仲表示,全总参与政府部门做好根治欠薪冬季攻坚行动,加强对招用农民工较多的工程建设领域和加工制造等劳动密集型行业的排查,及时发现和化解欠薪隐患,参与做好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对因企业欠薪导致生活困难的农民工,要依法依规提供法律援助和生活救助。

如果没有美国禁令,没有孟晚舟被捕,没有实体清单,已逐步淡出华为具体事务的任正非很可能像同龄人柳传志一样安稳退役。

他成了从商界“出圈”的全民话题人物。一言一行都引发热搜,上街就被拍照,没有地方喝咖啡,放假不知该到哪里去,“像一只老鼠一样找不到洞钻”。

在本可以养老的年纪,任正非成了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的斗士,成了连做数小时采访的公关机器,成了18万员工的精神支柱。

大国封禁,企业遭创,亲人离散,无法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