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刷脸支付起风的一年

2019起风的一年:“青蛙”捕“蜻蜓”,“蓝鲸”跃出水面

在今天,“支付”一词似乎可以大谈特谈。

跳出市场风口,刷脸支付真的是一个好方式吗?

普遍的看法,刷脸支付是移动支付市场之争的延展。

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发布“刷脸付”之后,银联与微信支付的刷脸支付终端完成聚合,由银联商务发布了旗下刷脸支付设备“全民付蓝鲸”(以下简称“蓝鲸”)。

青蛙捕蜻蜓,一池塘水再被搅乱。

匡立想说,他现在每天晚上开直播,大概能卖1000单左右,主要卖八爪鱼、皮皮虾、海螺、扇贝肉,还有其他一些捕捞上来的海产品、海鲜加工品,销售一般在10万元左右,好一点的时候二三十万。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昨日来到匡立想所在的连云港市赣榆区海头镇海脐村码头,停靠在岸边的一排排渔船上,随处可见正在直播的年轻人。

另一方面,支付伴随着互联网效益的扩散,已经不仅仅局限于纯粹的市场流程,与新技术、新产业的挂钩结合,价值新增,屡见不鲜。

2017年初,匡立想第一次接触短视频平台,是他们海头镇上的一个叫“三子”的渔民,对方不仅在网上写出好多渔民出海生活见闻的“渔民日记”,还通过短视频平台发布海鲜短视频、给人家带货,当时让他十分羡慕。于是他便模仿“三子”,开始琢磨怎么拍视频、怎么上热门涨粉丝,用“彩云海鲜”这个号,一天发好几条视频,一边出海捕鱼,一边随手拍个视频。

“蓝鲸”跃出水面,在刷脸支付起风的一年,市场的风向也迎来新的变动。

可惜,对于部分中间商而言,风口未能吹来大把钞票,反而顺走了钱包,交了一笔智商税。

直播和视频平台不仅改变了匡立想一家,还带动了整个渔村,该村已连续三年被评为省文明示范村。

在当前的一些论坛和关于刷脸支付的讨论下,大抵都能找到类似的“合作”项目信息,中游服务商与代理商的极力宣传与渗透,着实让刷脸支付在大众视野火了一把。

一条相对完整的产业链,从上游的阿里、腾讯、银联和刷脸支付设备厂商,到中游的服务商与代理商,最后到下游的零售门店与商家,产品研发、推广、落地三个步骤似乎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但细看下来,也有疑虑。

以刷脸支付的使用流程来看,这也确实是一个摆脱手机的支付方式。用户在使用过程中不需要携带任何移动设备,只要刷脸识别,便可完成支付。

此后,不可避免的市场趋势出现,微信支付增长,支付宝下滑,两者达到了一个相近的节点,两分天下。

事实上,从数据看来,乐山商行的信贷质量难言乐观。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与不良贷款余额已双双6连增。

很显然,强风之下,“蓝鲸”驮着“青蛙”出场的局面对于未来刷脸支付市场的走向是一个明显的信号,终端设备的壁垒会被打破,刷脸支付迎来新的格局。

都在说,刷脸支付很火,但如今在日常的交易过程中,使用更多的还是二维码支付,结合产业上中下游的表现,大致可以将当前的产业模型总结为“橄榄型”。

收获不全靠运气,使十二分劲才成功

此前,“青蛙”与“蜻蜓”的刷脸支付设备都只是单一的账号体系,“蜻蜓”刷支付宝,“青蛙”刷微信,泾渭分明。

“你得让人家看到你是在海上捕鱼,让人家对你有兴趣,才会点进去,才会点赞双击。粉丝们都挺好奇你这一网下去,能够逮到啥,比如海螺、皮皮虾、八爪鱼什么的。”就这样,摸索了几个月后,他的粉丝慢慢就涨到了五六万。

一个夏天,匡立想跟他父亲一起出海,在海上碰到了11级大风,并伴有短时的雷阵雨,而他们渔船是条十六七米的小船,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遇到11级风,小船剧烈地左右摇摆,随着海浪上上下下,他心里一沉,心想这下“海了”(糟了的意思),幸亏大风持续了不到40分钟便停了,再多刮一会,连人带船整个都可能……他跟父亲两个人站在船上,傻傻地对望了好一会。

而在10月底,银联的入局更是让市场的风口持续加剧。

“蓝鲸”所做的聚合,便是系统之内嵌入两套账号体系,银联刷脸付与微信支付,用户可自主选择,即一张脸在同一个设备刷两个“钱包”。

据悉,乐山商行贷款集中度整体偏高,2018年末,乐山商行包括房地产业在内的前五大行业贷款余额占贷款总额的比重合计为50.58%。事实上,在乐山商行的业务构成中,也以公司类贷款为主。截至 2018 年末,乐山商行公司类贷款和垫款(含贴现)余额 311.51 亿元,较上年末增长 22.92%,占贷款总额的 79.84%。

一方面,支付虽然一直是交易的一个关键环节,但是在传统模式下支付手段较为单一,尚不足以拎出来单独谈论。

以2019年为见,本年度最火的支付方式不外乎刷脸支付,也正是本文想要讨论的一个方向。

如果需要交叉支付,那么只能回归二维码的形式,由用户通过手机扫描终端屏幕来完成,不能刷脸,壁垒明显。

出名后的匡立想,并没有忘记村里的乡亲们。海脐村一共200多条船,匡立想家的亲戚大都也是“养船”的,还有跟他走得近的那些叔叔、伯伯,最起码也有二三条船,捕捞出来的海鲜不少都会送到他这里来,通过他的视频平台和直播销往全国各地。

数据来源/乐山商行财务报告 制图/财经网

海头镇海脐村党总支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李加仕告诉记者,匡立想是他们村第一批通过直播和视频平台做海鲜电商致富的,在他的带动下,全村已有300多人在做海鲜电商生意。从而带动海脐村以及周围邻村的富余劳动力近2000人就业,他们有的帮忙跑运输,有的帮忙打包等。李加仕高兴地说,过去的海脐村是一个快递点都没有,现在随着整个村做电商生意的增多,京东、圆通、申通、韵达等一些大型物流企业纷纷落户他们村。“光今年一年,我们村电商交易额已经达到1亿多元。”

财经网了解到,房地产业在乐山商行贷款余额中占比较高,为贷款流向前五大行业之一。

更为关键的,乐山商行的盈利能力似乎也受到考量。今年9月末,该行营业收入17.75亿,同比增加16%;归母净利润4.4亿元,同比下降3%。

值得注意的是,在10月份的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银联携手60余家银行联合发布一款智能支付产品“刷脸付”,简单直白,直指刷脸支付市场。

另一方面,在“支付”的核心层面,双方又进入了补贴战,只要用户通过刷脸支付设备向商家付款,商家便可获得相应的返利,导流之意十分明显。

当紫牛新闻记者问其做直播、拍短视频累不累啊?“其实天天直播也很累,很多人觉得你上来带点货这么轻松,还天天喊冤叫屈。但假如直播间没有气氛,光卖货人家就没法看了。你给别人打工出七八分劲就行了,要是自己做直播、发视频,就得全程出十二分的劲!所有的收获,不全是靠运气,而是靠百分百的努力换来的。但不管怎么说,直播的累跟养船比算什么,这个已经在天堂上了。”

2019起风的一年:“青蛙”捕“蜻蜓”,“蓝鲸”跃出水面

不难理解,刷脸支付在阿里、腾讯与银联的推广下,势在必行。只要线下零售市场仍有刷脸设备的增长空间,对于投机主义者而言,这场风便不会停下,更何况“聚合”恰是一个更好推崇的噱头。

直播成了带货王,粉丝涨到两百万

起早贪黑讨生活,一年只有几万元

匡立想每次出海回来,打捞上来的海鲜平均一船有三到五百斤,他通过直播分分钟就能卖光了。去年3月,匡立想成立了自己的海鲜公司,并建了海鲜冷库。

而联合资信在《乐山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中曾指出:“部分企业在盲目扩张后经营出现明显下滑,现金流紧张,偿债能力显著下降,相关行业的不良贷款和逾期贷款规模显著上升。”

2018年12月,支付宝正式推出刷脸支付设备“蜻蜓”,相比之前的刷脸机器,其在体积、价格与使用流程上都做了非常大的改进,更有向中小商家普及推广的可能。

具体的,是刷用户的哪个“钱包”,那就取决于商家的刷脸支付设备。

此前阿里牵头、微信后入,两强之争,双方都有意以开放、补贴的合作模式向市场推广刷脸设备。但是,很显然,如今中游部分“膨胀”的服务商与代理商鱼龙混杂,出现了诸多市场乱象,如收取高额加盟(代理)费之类的,让刷脸支付陷入“骗局”争议。

据了解,2018年海头镇在快手上的点击量达165亿次,排名全国第一。今年,海头镇将按照赣榆区委、区政府的电商大发展、产业创品牌决策部署,深入实施“一园十企千户”工程,放大优势、壮大规模,着力打造全省首家线上线下融合、产业体系完备的海鲜电商产业园,全镇电商经营户超3000户,其中年销售过千万元电商户22家,今年以来新增10家,电商及关联产业从业人员超4000人,年交易额突破18亿元。

一方面,不管是“蜻蜓”,还是“青蛙”,两者都有意降低使用门槛,以开放的模式向市场推广旗下刷脸支付设备,不需太复杂的流程;

那么,作为本年度的风口之一,刷脸支付先在哪里火了呢?“橄榄型”模式,膨胀的地方在于中部,对应的正是刷脸支付的服务商与代理商。

数据显示,2018 年末,乐山商行房地产业贷款余额 27.42 亿元,占比为7.03%。

通讯员 刘万利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凌飞

匡立想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今年30岁,是地地道道的海脐村渔民,他父亲以前是“领船的”(领海员),母亲则在人家渔船上补网。17岁初中辍学的他外出打了一年工,回来之后家里凑钱买了一条船,他就开始“养船”(经营渔船出海捕捞)了,算是继承了老一辈的传统。

被撑大的市场风口,“橄榄型”的刷脸支付产业生态

以数据来看,手机端无疑是腾讯的优势战场。

再以近期的市场表现为例,回过头先说整个刷脸支付的产业生态。

“蜻蜓”飞,“青蛙”赶,2019年围绕着两大刷脸支付设备品牌,市场之下,是刷脸支付不断下沉,大规模商用化的过程。

让匡立想印象最深的一次,有一回他突然就火了。那天夜潮,他和父亲夜里出的海,第二天中午回来,在船上拍了一个短视频。船上有个养皮皮虾的箱子,里面是刚拖回来的皮皮虾,他和他父亲抬着那个箱子往锅里面一倒,说:“煮锅皮皮虾来吃,要吃就吃最新鲜的。”结果这个视频发出去后,点击量瞬间就一百多万。他打开直播后,顿时就傻了眼,直播间人气竟达到一万多人!好多人都问海鲜怎么卖的,就那一天一下子就做了六七百单生意,相比以前每天的五六单,一下子翻了百倍!全家人上阵,忙了两天才把货发完。

营业额最高的一天是今年4月份,匡立想的粉丝到200万那天,他开直播做了一场活动,回馈粉丝们,秒扇贝肉这些,一天出了近五千单,销售额50多万,忙到半夜都还在接单打单。

海头镇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下一步,该镇将突出海鲜特色,计划总投资5亿元,建设“海头镇海鲜电商产业园”。大力推广统一logo,提高品牌辨识度,鼓励传统优势海产品企业向“品牌化、电商化”发展转型。

然而,就在支付宝“蜻蜓”起飞之际,微信支付紧随其后,于2019年3月正式推出其刷脸支付设备“青蛙”,对标之下,火药味十足。

不像今天,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兴起,支付方式多元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社会曝光度与媒体聚焦性也愈发强烈。

此时的阿里,似乎正在有意避开腾讯的锋芒,以支付为导向,向线下开辟新的战场。

若是把注意力从刷脸支付设备转移,重新的审视一下刷脸支付这项技术,宣传上号称颠覆二维码支付的新式支付手段,是否称得上是一个好的支付方式?

“渔民出海很苦,可也没别的办法。我结婚很早,家里有两个孩子,还有老人,不出海不挣钱咋整?那时一年苦下来,也就挣个几万元钱。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不上船还能干啥呢?”匡立想说。

未来,随着“蓝鲸”的发布,更多聚合设备或将在市场继续推出,那么,以代理和服务为中间环节的风口仍有加剧的可能。

上游的厂商不多,仅阿里、腾讯与银联有能力在推行刷脸支付,第三方的设备制造虽然归属上游,但更多居于幕后,总的来说对于市场风波的影响并不算太大。

不良高企,造成乐山商行资产减值不断增加。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止今年三季度末,该行资产减值损失5.8亿,较去年同期的3.6亿增长了61%。同时,这一数字已经超过2018年全年5.44亿元的数额。

匡立想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粉丝也越来越多。记者在他的短视频上看到,“彩云海鲜”的风格都比较生猛,视频中的他,一张口就是“老铁老铁、买买买”很是放得开,特别是在船上用大锅做海鲜,随手丢锅盖啊,嘴叼八爪鱼“爆头”,显得激情四射。“咱是风口浪尖上讨生活的人,只有放得开,才能吃得开。再说了,吃海鲜吃什么?要吃就吃最新鲜的。”说着匡立想爽朗地笑了。

匡立想的女儿今年五岁,长得非常可爱。由于平时他和妻子没时间带,女儿一直由她奶奶带,每次出海回来,女儿总是会缠着他要和他玩,一次在他直播的时候,女儿突然闯进了镜头,结果一下子引起网友的关注,那一次粉丝就涨到了200万。“在以后我直播的时候,女儿不在身边,好多粉丝还打听她呢!”

为此,“国家队”大举进军刷脸支付市场,相比过去支付宝与微信支付两强之争,在该市场尚未落座定局的情况下,未来的发展或也将迎来不一样的态势。

渔民的生活可以说是起早贪黑,每天出海都是按照潮水情况来,今天是6点潮水,明天是6点半,后天是7点,跟着潮水一天一天转。如果夜里来潮,就夜里出海,白天有潮水,就白天出海。出海不仅苦累,而且时刻都可能遇到危险。

2015年春节,10.1亿次收发的春晚红包,正式刷新国民对于移动支付的印象,自此微信支付开始逼近支付宝的城围之下,两者之争愈发激烈。

下游的商家落地,除了一些大型商超、自动贩卖机、高校食堂等有限场景,刷脸实际上并没有网络热议的那样,颠覆二维码支付,成为主流,至少目前该模式还有待市场验证。

可以预测,2019刷脸支付起风的一年,仍会持续到2020年,大规模的商用化普及仍需要一定时间来填充当前的零售市场,特别是在今天都在进行新零售改革的重要节点。

更有成为当前两大互联网巨头阿里与腾讯比拼角力的重要领域,从线上打到线下,支付的应用不断在创新方式,席卷零售市场。

尽管,支付宝仍然占据着大份额(超过53%)的移动支付市场,但是微信作为当前全网top 1的App,与腾讯强大的社交体系相持,对支付宝的威胁不可谓不大。